诱惑、内斗、无章法,起底球鞋鉴定师的隐秘江湖

2019-10-14 14:05 稿源:猎云网  0条评论

炒鞋、球鞋

“如果不是足够热爱,如果只是想着赚钱,那年轻人,你干点啥不好呢,非要当球鞋鉴定师?”

【猎云网(微信:ilieyun)上海】 10 月 14 日报道(文/周佳丽)

球鞋鉴定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

一只手机,几张图,三五秒钟,就能决定一双鞋的生死,也能让屏幕另一头的石头落地。是喜是悲,全靠网络那端发来的一个字,要么“真”,要么“假”。不过这也来得痛快,就怕给个“无法鉴定”,让人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狂热与理性并存,潮流态度与资本金钱同在,炒鞋这件事已经大众议论得足够多。只是这场热得发烫的潮流里,并不只有“冲冲冲”,也不光在于此起彼伏的K线。

只要有球鞋在交易,鉴定就一定是刚需。这样的鞋圈定律也让球鞋鉴定师成了必要的存在,也让原本藏在庞大交易规模背后的这类小众群体,得以乘着风离公众更近一步。

然而,不管是在鞋圈里的球鞋爱好者,还是游走在边缘的普通消费者,对于那个决定命运的结果,他们好奇,也愤懑,又不得不去接受。

于他们而言,球鞋鉴定师这个职业光鲜有光环,他们的眼睛毒辣又神秘,怎么看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。

今天,猎云网再以观察者的角色走进球鞋鉴定师,拨开弥漫在这个圈子上方的迷雾,希冀能给到各界人士一点启示。

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球鞋鉴定师?

实际上,球鞋鉴定师这个职业并不神秘,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甚至还不能称为一个职业。也因此会有太多人发问,这难道不是个骗人的行业?凭什么他们说真就是真;说假,就一定是假?

首先,球鞋鉴定师是一个全新的、正待发展的领域,各界对于球鞋鉴定师的认知以及定义都还很模糊。但就在这样一个假鞋横行的市场现状下,球鞋鉴定更像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,鞋买得越多、见得越多,就越清楚各种厂商和鞋款在做工上的细节。

而大多数球鞋鉴定师的成长路径又出奇得相似。因为热爱球鞋,他们早期游走在各大论坛,亦或是自创球鞋贴吧,从简单的鞋友社交开始,到吸收球鞋知识积累经验,再到后期发帖义务鉴定。积累了一定口碑和受众后,他们即转移到球鞋交易或电商平台,每单收取5- 10 元的费用。

80 后三只羊就是其中一员。白天工作时间他是一名金融圈从业人士,到了晚上或者闲暇时刻,他的身份即转换为球鞋鉴定师。

玩鞋至今十几年,三只羊早已过了跟风买鞋的阶段,更多的还是从自我审美出发,另外一点就是球鞋本身的收藏价值。现在他的家里专门有一间房用于摆放球鞋,空调、加湿器 24 小时伺候着。

一如鉴定师的进阶史,三只羊是YEEZY鉴定吧大吧主,从贴吧免费鉴定,到闲鱼收费鉴定,再到淘宝开球鞋和奢侈品鉴定自营店,日均看鞋两百多双,每鉴定一双收费 5 元左右。按目前的订单量来看,三只羊在球鞋鉴定上,每个月能有两万多的额外收入,甚至比本职工作收入还高。

在最一开始的时候,三只羊并没有想过要成为一名球鞋鉴定师。因为爱鞋,他考虑的更多的还是买鞋收藏这件事。但要买鞋一定绕不开球鞋二级市场,这也就意味着收到假鞋的可能性在放大。为了防止被骗,秉着“靠人不如靠己”,才沉心学起了鉴定。

得益于自己购入的球鞋足够多,三只羊可以拿着自己的鞋来研究,鞋标、鞋垫、鞋底、外观、鞋盒侧标、中底走线、鞋胶气味......研究透了,心中也就有数了。而对于自己没有的鞋款,三只羊则会网络图片或者其他素材来积累自己的经验。

“很多鉴定师手上都没有鞋的。不是说我会多少鞋款的鉴定,我就必须得那些所有的鞋款都拥有才能鉴定。”三只羊说,“只要图片按照我的要求发的话,我看一眼就能够确定出来是真是假,可能光看鞋标这张图就足够了。而如果是高危鞋款的话,工序会相对复杂一些,闻气味也是一种途径。”

那,如何成为一名球鞋鉴定师?最底层的法则就是买买买,看看看。合格不合格之说,且别管,得一直走在这条道上才行。

“与假鞋贩子抗争到底”

毋庸置疑,真鞋的不同款式、不同批次自然要去研究,但这样也远远是不够的。在造假技术的日渐成熟下,球鞋鉴定师不得不必须要同时吃透莆田贩子。鞋贩在陆续掌握制鞋机密的同时,鉴定师也得不断从假鞋身上找到新的缺陷。

“假鞋制造商是永远的敌人,要想对抗他们,就要去了解他们。”鉴定圈名人蟹老板如是说,“我从小也就接触假鞋,北京那些卖假鞋的地方,我每周都会去看,也会买。 150 元以内的仿鞋就仿得很低劣,到 300 元左右的就已经算不错的了。”

同样地,球鞋交易平台UFO大魁发现,在球鞋交易平台普遍出现之后,某种程度上来看它们给了高阶版假鞋一个新的身份--真鞋。尤其是这两年球鞋市场的溢价幅度非常高,如此一来,如果假鞋被鉴定为真鞋之后,其利润可能就是十几倍甚至一百倍。

为避免任何一双假鞋成为漏网之鱼,大魁透露,UFO甚至走到敌人队伍中去,且有自己的特殊渠道了解假鞋贩子的动向,并设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推出了预警机制,在第一时间把假鞋买回来,去研究它各方面的细节,总结出来后应用到该对应鞋款的鉴定环节中。

然而,假鞋贩子远比想象的要狡猾和直接得多。

采访中的几名鉴定师皆频繁遇到鞋子存在拼凑图片的情况,即鉴定所发的图片不是同一双鞋的图片,比如对方发来的图片只有一张是自己假鞋的图,其余全为网络上鉴定为真的图。在鉴定师判断为假或无法鉴定的结果后,企图追问判断的依据。

WechatIMG155_meitu_1.jpg

图源:“ben与999”微博

这些人通常被称为“钓鱼者”。“如果能一句话说得清楚,鉴定师就也不需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去研究这个事情。”

不过这可能还是一种比较低劣的手段,有鉴定师认为,大部分的假鞋制造商不会用这种网上的渠道来咨询鉴定师,他们肯定是通过一些线下的渠道去接触。

谈及前段时间圈子里传开的“知名鉴定师参与造假”事件,有鉴定师猜测,传闻肯定是的确发生,只是没有实锤。他进一步解释称:

因为我们最近也遇到一些鞋子,比方说 350 黑天使,如果没有鉴定师参与(细节制作),我觉得这种鞋子不可能造得这么真。因为只是靠图片的话,鞋贩子会把一些需要鉴别的点做到几乎以假乱真。

这批鞋在 8 月初的时候,大批量地在各大球鞋交易平台内都被鉴定为“真”。但是从 8 月底开始,大家慢慢开始发现这一批鞋好像不太对,并从 9 月初开始陆续有一些平台鉴定为“假”,最后到现在几乎大家都认定为这批鞋是假鞋。

当中有一个月的空白期,在这个周期内,所有的平台都给了“真”,这一个月假鞋贩子能卖多少出去?假鞋的成本可能就只有 400 块钱,他卖 3000 块钱一双,就可以赚 2000 多块钱一双。 可想而知,这得有多暴利。

如果事件为真,那,参与造假的鉴定师能拿多少钱?

经不住诱惑,会遭到行业的排斥;坚决抵制,却也有可能遭到人身危险。

资深鉴定师“ben与999”曾微博曝光其受到威胁。今年 2 月份,假鞋贩子“猛哥”开出 20 万的价格,要求“ben与999”在平台鉴定通过 200 双鞋,他没有同意,不久便被查到电话、家庭住址,被威胁恐吓甚至上门堵截。

WechatIMG156_meitu_2.jpg

图源:"ben与999"微博

尽管如此,大多数球鞋鉴定从业者对假鞋贩子、参与造假的鉴定者持痛恨、鄙夷态度。

蟹老板曾碰到一个假鞋贩子,直接给开价 20 万元教如何看鞋,被他一口拒绝:“我只鉴定不教学。”

三只羊碰到的则是,有假鞋贩子找上门来“谈合作”, 500 元一双鞋。具体规则是假鞋贩子会在假鞋上做特殊的标记(以便鉴定师知道该鞋来源于他),到时候客人来鉴定,鉴定师只要判定为“真”即可;万一他去别的地方鉴定结果不同再次来申诉,鉴定师只需说“鉴定失误”。

当时收入只有三千多的三只羊,对于这种破坏市场的行为哭笑不得,除了以身作则深恶痛绝,其他的也无能为力。

如今,莆田商家依然在球鞋市场猖狂,这注定是一场无休止的拉锯战。只不过,真的假不了,假的也成不了真,这也正是鉴定的唯一真理。

在封闭的圈子里浮躁

假鞋贩子的挑衅倒没有让蟹老板和三只羊感到焦虑,反而是同行与同行之间的“无聊”纷争,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灰心丧意。

用三只羊的话来说,这是一个封闭的圈子,但同时它又是一个非常浮躁的圈子,一有风吹草动,大家就diss来diss去,乌烟瘴气,很没意思。

WechatIMG157_meitu_3.jpg

图源:“ben与999”微博

蟹老板就曾被同行恶意中伤过,有人直接套用他的微信名、微信头像等信息,随意截取虚假的鉴定对话并发至社交平台。鉴定师圈子就这么大,在有一定名气的基础之上,在此人恶意制图、发图的圈层发酵下,蟹老板被多数鉴定师同行嘲讽,甚至再被第三名鉴定师挂在互联网上。

“他就想蹭热度,让自己厉害一下。“这种鉴定师之间的口水战在圈子里普遍吗?“反正我不会,只要不要恶意无故来招我。”蟹老板告诉猎云网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对于那些玩鞋十几年的鉴定师来说,判定出错的情况是少之又少,如果真有鉴定错误发生,也是情有可原,毕竟鉴定师这个行业完全是靠人工和经验来给出结果。“人嘛,都是会出错,只要别老出错就行。”

面对这种情况,与圈子里年轻气盛的小青年不同,年过三十的三只羊颇为佛系;“如果你觉得挂着,会让你显得你很牛逼,那你就挂吧。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”

为什么这个圈子会这样浮躁?

三只羊认为,归根到底,还是这个行业没有一个标准,进入门槛太低,导致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。“ 10 个鉴定师里只有 1 到 2 个是真正会看鞋的,大多数都是混的。这也造成了外界对行业的标签界定为‘江湖骗子’。”

“以前往往是人跟着鉴定师走,现在变了,大家认的不再是鉴定师,而是平台。”

“是好事还是坏事。 ”

“我觉得只能寄希望于头部的平台去尽快树立标杆,推动行业往标准有序的方向走。”

事实上,在球鞋鉴定环节,多家平台已经付诸了实际行动,有的也已经获得了一些成就。比如,毒APP已经与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将在球鞋潮品鉴别领域展开长期的多形式合作,致力于提升球鞋潮品鉴别行业规范性和标准化,让“打假”更彻底。

UFO大魁也表示,目前球鞋鉴定行业仍处在“你说你的,我说我的”阶段,从本质上来说,国家对于奢侈品鉴定的行业准则一定是有借鉴价值的,希望行业内尽早出一套国家基于认证的标准来,消除鱼龙混杂的乱象。

“如果要说这个浮躁圈子里的生存准则,会是什么?”

“少说话。”

“我热爱,但我不会全职”

显而易见,球鞋爱好者与鉴定师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,在这个队伍不算庞大的圈子里,更多的人会把它当作一个从爱好衍生而来的副业。

苏州的三只羊是,广东的XXX也是。他们本身经济条件相对充裕,时间支配也比较自由。

既然那么热爱,又为什么不愿意全身心去投入呢?

在大多数鉴定师的理念里,他们是因为爱好才走进球鞋鉴定行业,本身也不缺钱,所以也不指望能靠几块钱的鉴定订单来赚钱。

不过在XXX看来,球鞋鉴定师就像是个吃“青春饭”的职业,“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,你不可能到了 40 岁、 50 岁还在做这个。”

对于三只羊来说,要把目前稳定高收入的工作辞掉全职去做鉴定师,还是比较困难的,“我更接受兼职做”,他认为,鉴定这个行业以后不一定会存在,可能会被某种技术或方式取代掉。

其中人工智能被认为最有可能代替人为鉴定的技术,只是目前业内人士对该技术在球鞋鉴定环节的落地,仍持有不同的态度。

早期球鞋鉴定和电商平台AI潮流则以AI深度学习+显微镜采集预测和人工复核切入鉴定市场,创始人史明认为,一方面是球鞋鉴定量大且速度慢、体验差,另一方面是鉴定难度大且错误率高,在这样的市场和行业现状下,利用技术手段解决鉴定市场痛点是最佳路径。

具体来说,AI潮流核心的鉴定环节与以往传统鉴定师逐一看照片判断真伪不同,使用NVIDIA TITAN Xp GPU,在TensorFlow深度学习框架下,基于Faster Rcnn 算法改进的卷积神经网络,自动提取特征进行学习、训练及预测,在 3 万多张球鞋图片上进行的实验,准确率高达90-95%。

而另一边,GOAT创始人之一Eddy LU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球鞋太复杂了,AI不可能完全替代人工鉴定,“拍照也只是鉴定球鞋的表面,球鞋的内里、气味、胶水、这些很难用AI去完成判断的。当然机器检验过的球鞋越多,肯定是越准确的,但是要完全取代人工我觉得不可能。”

与多数私人鉴定师倾向兼职相反,由于推出实物鉴定规则体系,UFO在招聘鉴定师方面只锁定全职的意向者,并主张自主培养有潜力和有能力的鉴定师人才。

“既然我将要对手上的球鞋给出一个答案,为什么我的身份只是一个网民的身份,如果我实名制在某一个平台上发言,跟我以一个游客身份在平台发言,发言质量和责任心的程度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”大魁说。

年轻人,干点啥不好?

在球鞋鉴定师这个新兴职业浮出水面之后,流传在坊间的,都是这门“手艺”的丰厚收入。

澎湃新闻的记者曾经采访过一位鉴定师,那位鉴定师表示一天鉴定一两百双,每双收费八块多。他还有其他的推广收入。简单算下,一个月 20 个工作日,一双利润 8 元,按照一天鉴定 100 双算,一年他的收入最低是 19 万元,最高可以到 57 万元。这还只是鉴定鞋子,不算其他的推广收入。平均一下,一个鉴定师,年收入也在 50 万元左右。

这让不少以大学生为主的年轻人,甚至是高中生,对这个职业起了莫大的兴趣,削尖了脑袋都想拜大师,入个门。

曾有不少人诚心自费想认蟹老板、三只羊当师傅,都被婉拒了。他们一致认为,球鞋鉴定不单单是靠教就能成的,理论太冷冰冰,只有实践才能发现真理:

球鞋是门艺术,它里面会有千变万化,它有很多种款式,每个工厂、每个批次、每个日期都不一样。光一双鞋都有好几种或者十几种不同的版本,可想而知,阿迪达斯、耐克有那么多鞋款,得有几千种比例在里边。在这几千种情况下面,还有一些特殊情况,比如工厂正品出来的做工瑕疵问题、印刷问题等,而这些问题,并不影响它是一双真鞋。

“球鞋鉴定这东西就像一个武林秘籍,某个小点可能花了一年的时间才研究出来,就一句话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 ”

还有的则想着直接去了球鞋交易平台,进行培训、考试,企图入圈。

前不久,海外头部的球鞋交易平台GOAT宣布进入中国市场,在该平台上的鉴定师会有 3 个月的练习时间,每天摸几百双球鞋,同时在这 3 个月里要完成好多次考试,全部达到满分后才会成为正式的鉴定师。“基本上一个款式,真货假货混着放,他们要摸上千次。而且每周都有新的款式,三个月结束后也要一直不断地学习。”创始人Eddy LU透露。

可以看到,平台筛选机制则更严格,高强度、高压力,只为留住最有潜力,也最有实力的那几个。

“这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行业,没有责任心就一本万利,但同时也大大拉低了鉴定师的准入门槛,市场的混乱无序也加深。”三只羊分析道。

对于那些迫切想要入圈的年轻人,蟹老板认为,他们对球鞋鉴定师这个行业有一定的误解,只看到了所谓光鲜的一面,却看不到背后的“昂贵的球鞋支出, 365 天无休,无私人时间“的真实现状。

与此同时,“在持续高度紧绷的情况下,加上圈子里始终飘着的浮躁,会让你的生理和心理都会非常疲惫和焦虑”。“这是个十分枯燥的活儿,不是三分钟热度就可以参与的。”

“如果不是足够热爱,如果只是想着赚钱,那年轻人,你干点啥不好呢,非要当球鞋鉴定师?”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?
二十一点如何必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