愤怒、资本、抵抗,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

豆瓣

声明: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,作者:御寒,编辑:石灿,站长之家经授权发布。

无论是世界级电影数据库IMDb的排行榜,还是豆瓣电影Top250(综合数据最好的 250 部电影),排名第一的电影都是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。

即使是这样一部公认的佳片,在豆瓣上仍有用户打出一星的评分。一位用户评价道:“对于这部电影,不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感到恶心,我就是这么自我。”

一星是豆瓣上最低的评分,代表了作品质量的最差水平。因为个人审美喜好的不同,在任何作品下面,总会有和主流观点不一样的看法。此时,“一星”不再只是对作品质量的客观评价,而成为对主流观点的一种反抗。

随着商业力量进入豆瓣并介入评分,豆瓣评分多了很多打高分的“水军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“一星”被赋予了更多的使命,“打一星”的行为也成为用户表达不满的手段。其中粉丝较多的豆瓣用户,已经产生了类似KOL的号召力,他们对作品的评价也会影响到其他用户,从而将个人不满变成群体反抗。

这种报复性打低分的群体行为,被称为“一星运动”。以“一星”为枪,与网友为伍,人们怀揣着不同的想法和目的,在豆瓣一隅留下自己的愤怒。

打响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的第一枪

提到豆瓣评分的争议,大多数人最先想到的是今年年初,由电影《流浪地球》引起的那场风波。事实上,早在六年之前,第一次“一星运动”就席卷了豆瓣的图书领域。

2013 年 1 月 9 日,九久读书人编辑、法语译者何家炜看到了天津人民出版社即将出版的《小王子》。该版本由果麦文化出品,李继宏先生翻译,腰封上赫然写着:“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,纠正现存 56 个版本的 200 多处错误。”(现已修改)

此时,该书还未正式上市,在豆瓣上已有 1000 多人打出9. 3 的高分。

看到宣传语和豆瓣评分后,在出版和翻译行业多年的何家炜,立刻得出这是“虚假宣传”的结论。为了报复出品方这一行为,何家炜在豆瓣上发起了给该书打一星的运动,还建立了“一星文库”的豆列,将由果麦文化出品、李继宏翻译的《小王子》《老人与海》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《动物农场》四本书一起加入。

在接受《深圳晚报》采访时,何家炜解释了这么做的理由:“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译者号称自己的译本最优秀”。更何况《小王子》和《老人与海》分别曾有林秀清、周克希和张爱玲等大师的译本,如此宣传对大师也有不敬之意。

该运动获得了众多豆瓣用户的响应,很多读者对出版社夸张的宣传文案积怨已久,集中在这一次运动中爆发了。很多用户在没有看过此书的情况下,打出一星,希望“不要脸的出版社和编辑引以为戒”。

1 月 12 号,李继宏在豆瓣上发布了日记《我拒绝》,谴责了出版社瞎改译稿、拖欠稿费、隐瞒版税,并说“这就是你们发动不知内情的网友来打一星的原因吧?这就是你们断章取义,乃至不惜造谣来诋毁我的原因吧?”

这一事件打响了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的第一枪,此后,“一星运动”也成为豆瓣围城里的特有文化。

2016 年 11 月,由新世相与果麦文化联合推出的青春版《红楼梦》再次引起“一星运动”的浪潮。出品方称此套《红楼梦》历时 3 年修订、制作,“并做了一定的字词规范,以方便当今读者阅读。”目前,这套《红楼梦》仅有 400 余人评价,其中有超过60%的人打出一星,综合评分4. 4 分。

一年后,由罗振宇所著、“关于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学习”的励志图书《终身学习》也遭遇“一星运动”,超过 1400 人的评价中,有88%的人打出一星,综合评分仅为2.4 分。

愤怒、资本、抵抗,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

愤怒、资本、抵抗,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

和《小王子》一样,这两本书最为诟病的地方,也在于出版方的过度营销。青春版《红楼梦》出版后,新世相请了范冰冰、张静初、张馨艺等众多明星帮其造势,《终身学习》则是请了豆瓣上的KOL为其打高分背书。

除了这两次被爆出来的热门事件,还有大大小小的“一星运动”被有组织地发起,以针对越来越不客观的图书评分。虽然规模都不大,但是直接影响到作品的口碑和销量,让创作者对此恨之入骨。

去年 11 月,《玉器之道》的作者张远山,曾因该书被 300 余位豆瓣用户打一星而向豆瓣发出投诉函,要求豆瓣提供所谓的“发起者”和“附和者”的真实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,以便他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维权。

在由用户创立的豆列“豆瓣一星运动实录”中,已经有超过 30 本书,另一位用户创立的豆列“律师函警告”则收藏了超过 140 本书,都是曾因质量低下、虚假宣传、抄袭等被豆瓣网友“挂”过的书。

由谷大白话署名翻译的《天才打字机》也在其中。此前,用户@a土人曾在微博上透露,自己才是该书的主要译者,而谷大白话仅翻译了其中一篇内容,引起了巨大的风波。目前,《天才打字机》豆瓣评分仅有2. 4 分,88%的用户打出了一星。

被五星的《逐梦演艺圈》

如果说图书的“一星运动”是有组织的文化复兴,那么电影的“一星运动”则更像是微博用户刻奇行为的第二战场。

从用户构成来说,豆瓣读书的常驻用户基本是豆瓣的早期用户群,而豆瓣电影已经成为全民向的电影评分网站,拥有超过一亿的月活跃用户。因此,和图书领域的“一星运动”相比,电影领域的“一星运动”的曝光度和波及面更广,也多了更多的火药味。

大众化的豆瓣电影,无论是评分方式还是用户思维,都和囿于小圈子的豆瓣读书有所不同。

最近一次的“一星运动”爆发在电影《上海堡垒》上。在上映之前,这部电影就因主演鹿晗引起了诸多争议,因为选角、造型和网传片酬的问题,很多人在电影未上映时就给它打了低分。

电影上映后,豆瓣开画评分4. 2 分,一天后跌至3. 5 分。相当多的评价都提到鹿晗,称“看到鹿晗就知道是一部烂片”。截至发稿时,在超过 21 万的评价用户中,有近70%的用户打出一星。无论是对主演鹿晗的质疑,对影片本身质量的不满,还是对电影过度宣传的愤怒,都反映于此。

包括《上海堡垒》在内,所有和流量相关的电影,都经历过被盲打一星的情况,矛头也都指向电影中的流量演员。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?
二十一点如何必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