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炒鞋”狂欢背后:风雨欲来,韭菜当割

2019-09-18 09:35 稿源:锌财经公众号  0条评论

炒鞋、球鞋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(ID:xincaijing),作者:刘晋源 马程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在一个名为“一起炒鞋吧”的群里,有一个新人晒出自己脚穿AJ1 扣碎橙的图片。群里一片哗然,接着是一片声讨——“这么贵的鞋你竟然穿在脚上?

这个交流群,加进了金融、币圈、球鞋店主等各个领域的人,他们的共同话题是“炒鞋”。

炒鞋群的聊天记录 受访者提供

“今晚炒什么?”成了日常的问候语。一波人在问东问西,试图快速熟悉这一块新兴市场。

“Yeezy 350, 1 万起卖,附送比特币赚钱秘籍,增值性很大。“一位币圈人晒出刚到手的战利品。

有人在得不到回应时,甚至直接抛出比特币余额,“我拿 100 个比特币出来(炒鞋)够不够?”

“如果不懂球鞋,贸然进入这个圈子,不管之前在币圈多么顺,最后也会成为韭菜。”球鞋大V卡卡告诉锌财经。

2019 年,窄众的球鞋圈子突然变成了一场资本狂欢。“就像是和一群股民坐在交易所看K线图,每天这K线都在上涨,刚开始很多人可能保持冷静,但很快入局的人会越来越多。”卡卡提到。

球鞋市场的门槛降低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黄牛。曾经Sneaker(球鞋收藏爱好)文化的拥趸变成了逐利的投机者,为了抢一双限量款,在排队中建立起患难情谊已经不在,更多新入局的炒鞋者只会充好钱包,盯着K线,静待出手。

8 月 20 日前后,全平台球鞋都出现价格大幅上涨,一款发售量大,并不热门的NIKE SB DUNK紫龙虾 价格飙升到 8000 元+,很多业内人士看不下去,纷纷发声声讨恶性炒鞋,但背后但始作俑者却无从查起。鞋狗、黄牛、球鞋电商和各个圈子的新入局者一起,都可能成为市场的搅局者。

关于球鞋的故事还在继续,“一双球鞋几经转手,价格越来越高,但最终都未穿在脚上,这不正常”,球鞋大V Zettaranc(又名Z哥)对锌财经感叹,“鞋市要崩,早晚的事。

野蛮人入侵

资深鞋狗赵兆现在淄博经营一家球鞋店,他告诉锌财经店铺每个月的流水能达到40- 50 万元。

很多人会来找他咨询炒鞋的事情,他都会说不建议,或者是“你喜欢就行”。

赵兆有时会设置一个测验,在店面最显眼的位置放着他收藏的一双价值三十几万的球鞋,某些情况下他能够通过这个来分辨咨询的人是不是“懂鞋”的人。

“他们进店肯定能看到那双科比的签名款(zoom kobe 181 分 落场版双签),有的人眼睛都没往那看一眼,科比都不认识这还炒什么鞋?”赵兆提到。

球鞋的老玩家们并不反感理性地“炒鞋”。他们认为这是“以鞋养鞋”。一双球鞋的发售价已经超过千元,卖掉一双才能有足够的钱买新鞋。“这几乎是每一个球鞋玩家都经历过的事情。”球鞋爱好者韩飞表示。

“十年前我的工资不足以支撑起我一个月买两双鞋的想法。”他说,“我就去发售现场排队抽签买鞋(以原价获得球鞋的渠道),即使它不是我喜欢的配色,如果它能转卖后多赚 500 元,为了我喜欢的鞋子,它就值得。”

在毒、NICE等专业球鞋平台还没有出现,球鞋的交易还只是线下小范围的活动,球鞋的溢价也在合适的范围,很多情况下,交易的对象就是圈内的朋友。

很多人因为球鞋相识,相约整夜排队等待球鞋发售、吃夜宵、聊天、成为好朋友。NICE球鞋平台大v维力记得,一年冬天AJ1 top3 黑金发布时,“大家穿着自己喜欢的AJ球鞋过来排队,就像是女孩子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出去一起茶话会一样,现场超级酷炫。

现在,排队的人群中有青涩的未成年人,也有被雇来排队的大爷大妈。

鞋子从爱好者自己买来收藏,到被商家拿来“炒”,这种变化的出现,韩飞认为是源于知名歌手、球鞋设计师侃爷(Kanye Omari West)离开Nike,开始与阿迪达斯合作。

“这是一个分界点,侃爷与Nike的取消合作后,原本Nike红椰子就因为限量,价格被抬高从一万二,接着马上高位跳到了二万五。” 单款球鞋的暴利让很多人看到了资本操作球鞋的机会。

不同玩家涌入到这个圈子里面,也将球鞋的价格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“对于真正玩家来说,最大的敌人就是黄牛。”这是韩飞和赵兆的共识。对于鞋的争抢越来越激烈,个人和黄牛、黄牛和黄牛之间冲突的次数更多了。“原本是一个很好的环境,大家都可以拿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哪怕是抬价也不会抬那么厉害,现在被黄牛炒作到这个地步。”韩飞说。

因为黄牛干扰市场,球鞋圈一度纷争不断。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地,因为球鞋抽签排队、黄牛无视规则拿鞋常常爆发冲突。

韩飞遇到过这种事,他和朋友在一次球鞋抽签现场遇到黄牛。韩飞排队到Nike店门口,店员说鞋子不发,因为全部卖掉了,他发现有黄牛来拿货,上去质问他们,“当时有七八个黄牛,差点干起来了。”韩飞回忆道。最后这次发售重新抽签,但是一大部分鞋仍然被黄牛给拿走了。

随着线下排队抽鞋变得愈加困难,大部分球鞋玩家选择在淘宝购买球鞋。淘宝上球鞋价格的相对透明,因为球鞋店铺之间的竞争,买鞋更加便捷,将原本在线下的球鞋市场转移到了淘宝。

然而,炒鞋资金团和工作室加入了这场线上球鞋争夺战。已经在某球鞋平台上拥有十几万粉丝的卡卡,回忆起第一次看到工作室出手的时候仍然瞠目结舌。

“ 2017 年的夏天有一双补货发售的YEEZY 350 v2 斑马,发布后突然出现了一群人,把各大淘宝店的38. 5 码全部买下来,导致全平台都没有库存了,所有的淘宝店都在求货。”卡卡说。

这是他经历的第一次因为垄断造成鞋子的价格起飞。

很快他发现,垄断价格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“就拿前两周被炒得最疯狂的一双鞋——AJ5 冰蓝,市场总流通量大概在七千双左右,除去上脚和个人收藏,大概还有四到五千双,当时一双价格大概在 1 万左右,五千双× 1 万,五千万。球鞋还有码数之分,如果将某几个码数买断,市场会判断该鞋很受欢迎,球鞋的价格会暴涨,小几千万就可以操控价格。”卡卡解释。

AJ5 冰蓝暴涨 受访者提供

一个价格纪录

打造爆款是Nike的惯用伎俩。此前,Nike Air Mag依靠《回到未来2》电影、慈善拍卖会、自动系鞋科技、全球 13 双限量的四重宣传下,在香港以 81 万人民币的天价成交。

Z哥认为,目前中国国内已经是全球球鞋价格最高的市场,这意味着虽然耐克等公司在利用限量版提高价格,更多的因素是还人为的炒作和控制。

最初,鞋贩们的做法相对简单,通过直接在门店抢购、多人抽号,或者海外购买等方式获得更多限量款,再回国抬价销售。

“像反勾鞋。市场热度高,大众喜爱程度高,货量相对比较小,价格很容易抬上去。很多人会盯着这种鞋,即使只买十几双鞋,都会影响价格。” 卡卡告诉锌财经。

8 月底,球鞋爱好者范进和朋友刘原定下了一个赌约。在近 10 双热门球鞋种,选择了一双联名限量款AJ 1 Retro high Off-White Chicago The Ten 1.0,如果这双鞋的黄金码(42. 5 码)的价格,能够在一周内超过 7 万,范进能够赢得刘原手中的一双高帮倒钩和一双丝绸黑脚趾。

而如果价格在一周之内没能超过 7 万,其朋友可以拿到范进手上的AJ 1 Retro high Off-White Chicago The Ten 1.0。“看吧,刘原输定了,太保守了。”他们的一位共同朋友说道。

这个赌约刚刚赌下三天,这双联名的AJ1 就完成了从一万五千元到七万元的跳跃。

到第三天价格接近 7 万

“你能想象得到什么东西可以一天涨两万吗?这还只是一双鞋!”刘原很懊恼,他入手的高帮倒钩涨到了两万元,丝绸黑脚趾也涨到了一万五。然而还没捂热就易手到范进手里,“痛苦啊,即使是朋友也不可原谅。”刘原半开玩笑地说。

拿到如此好的标的,范进也很激动,这双芝加哥是他在伦敦抽签获得购买资格,原价 150 磅购入,并且赠送了一双限量版的ow袜子。这样算下来,范进现在因为这双鞋子,至少获利超过六万九千元。

“我知道这双鞋会涨,但是没想到涨得这么快。”范进笑着说,“我很喜欢这双鞋,原本是打算先收藏,等有配得上它的衣服再自己上脚,但如果涨到 9 万我会立马卖掉。”

范进和刘原都很清楚,他们爱鞋,但是这份爱是有价格的,范进对于这双鞋的爱,标价为 9 万元。

如此大幅的价格变化下,鞋市主流已经从“倒鞋”变成“炒鞋”。

炒鞋圈里流传着很多故事,有人辍学去排队买鞋,有人在校园里借小额贷款囤鞋炒鞋,有人靠炒鞋在上海买了一套房。越来越高的价格,都在告诉他们,要“冲冲冲”。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?
二十一点如何必胜